腐竹我很腐

子不语 5 下

周巡自己给自己停了职。每天在警局楼下晃悠,就为了随便拽几个说得来的同事,下班去喝酒。

最常抓那个被他打了的叫赵馨诚的警员。其实俩人上学的时候就有过一面之缘,那人也是个可以跟周巡打得不分伯仲的狠角色。周巡上次赢赵馨诚还是在学校大比的时候靠点数取的胜。

周巡笑话赵馨诚,刚上班不到一年,身手就还老师了。

赵馨诚一声呸,差点把骨头吐到邻桌盘子里。 “我要是不拦你一下,就冲那律师的人品,还不得把屎盆子往咱局里扣?到时候一说公安口有人屈打成招,别说你们队老顾保不住你,估计连他自己都得脱衣服……诶我艹,现在这么看,我这是救了咱公安系统的名声啊!”

  眼看鸡架鸭脖就着啤酒都堵不住赵馨诚自我感觉良好的发言。 周巡就静静地看着丫在那装13,心内默默吐槽:就那电光火石一瞬间,说什么经过深思熟虑后来拦他,不如说就是野兽的直觉先动的手,理由随后再想。

于是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只一个劲儿给自己灌酒。可惜喝闷酒醉得快,他没听见赵馨诚伸着大拇指的感叹——你别说三队那关宏峰的脑子是这个……你说他这么厉害,能带徒弟不?靠!这点儿酒就挂了?你丫原来是一快枪手啊……

那案子后来判了,死刑。

犯人行刑第二天,周巡刚从满是酒臭的被子里拱出来,看到学姐特别光彩照人的站在周巡床前,笑容甜得让周巡血糖飙升。她完全不顾周巡紧张地捂紧自己小被子的动作,急切地对周巡描述整个案子的始末:

(*1)当时关宏峰先是在跟受害人父亲告别的时候,小声说了句严打时期,上面会重视每一个案子的侦破,受害人父亲秒懂,直接就站在走廊里大喊绝不私了,要是他们队里敢包庇那个王八蛋,他就自己动手,大不了他杀完人就自杀,大家一起一了百了。

严打时期发生的案子,本就敏感,如果再因侦破解决不利引起争执甚至若因此引发更大的恶性杀人事件,则会发生更广的牵连。

于是,在受害人及家属坚持拒绝私了的情况下,终于让这个曾因为受害人不肯立案而逍遥多年的人渣踢到铁板上。

关宏峰无视了刘长永的干瞪眼,从容地接过了这个案子,兵分两路,一路查受害人学校的线,一路按照周巡当初报的名字私下排查,并放出风声去,如果有知道被告违法事实的相关任何线索的知情人士,可以匿名提供线索。

也许是有人肯出头立案打消了一部分怕被报复人的情绪,也许是恶人确实做了太多恶事,终于到了遭报应的时候,曾经的受害人或家属,提供了更多的线索和控诉。到最后结案时,被告已因为犯案次数多,且曾致人死亡,属于影响恶劣,板上钉钉死刑。

那人渣被行刑的那天,阴雨连绵。周巡还没去上班,只是坐在街边拥挤的早点摊子上,看着押运车开往刑场。除了他,还有几个知情人,受害人的父亲也在,哆嗦着嘴唇盯着车子开走的方向。

  等车走远了,才撑着桌子站起来,沉默着跟周巡鞠了个躬。周巡半侧身,就着接早餐的动作,躲过去了。 “带孩子换个地方吧,犯人伏法了,这篇能翻过去了。”

(*1)曾经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JC自述的帖子,老警察暗示被害人父亲,严打期间上面对各种案件都很重视。被害人父亲秒懂,直接摆出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把整个事情嚷开,让嫌疑人没办法私了,从重处罚了。看关宏峰跟郭氏父子软硬兼施的那种行事风格,再加周巡八分钟独白里说不喜欢关宏峰不管对不对,只管有没有用的评价,就用在这里了。侵删。

子不语5-上

子不语5

嗯……所有注意事项如前文,不赘述。

  在周巡都决定要找个磋打刘长永一顿,然后脱衣服走人的时候,碰上了警民一家亲的关宏峰。

  时隔很久,再提起那段时间,周巡都会感叹:说是否极泰来,老关,你是不知道我为了等你这泰来我都否成什么样儿了……

  关宏峰:嗯,一天连打四人,不分敌我,确实很痞。

  周巡吹胡子瞪眼:你皮这一下很开心是不是。

  关宏峰试着学自家弟弟帅气挑起半边眉毛,无奈面部神经太久未做如此复杂的工作,只能两边眉毛同时颤抖凑数。

  周巡直接笑倒。

  那是周巡时隔五年,再次见到红衣学姐那天——红衣学姐完全不同于他高中时见到的长相明艳却神色哀愁的柔美画风。她神色狠厉,行动匆忙,完全没看周巡就从他面前穿墙而入。周巡转身回队,一问才知道那间审讯室里关了个强奸嫌疑犯。犯人家中小有资产,非说女高中生是援助交际,勾引他在先,还言之凿凿说自己的律师会帮他找证人……
 
  拘留室外的一干同事,气得咬牙切齿想打人。一群人在议论这种人渣应该判几年,有个上了年纪的老警察幽幽说了句:这种案子,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私下调解。众人哗然,老警察一口气把烟抽到烟屁股,大力辗进已经堆得跟小山似的烟灰缸里:被害人才刚成年,立案了,事儿闹大了,这混蛋撑死关个几年出来了,人孩子往后都得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里了……

  在极其憋屈的“艹”声中,众人都无言了。周巡听到了老警察的话,但心中除了无以名状的愤怒外还有对受害人的心疼:只有他能看到红衣学姐一次又一次疯狂地扑向嫌疑人,又因为人鬼殊途,每每只能从对方身上穿过去。愤怒让那张美丽的脸变了形,却又对活着的恶棍无计可施。

  周巡转身就往法医实验室走——前两天刚送来了个出车祸的无名孩子,他打算看看那孩子的魂儿还在不在,最好能让那孩子帮他把学姐先劝出来。

  那孩子知道周巡能看到自己的时候又惊又喜:周巡答应他事成之后,替他用他手机给自己爸妈留言告别。还带着寒气儿的小孩二话没说就穿墙奔着观察室去了。

  周巡紧跑慢跑,赶回观察室的路上,看到了那恶棍请来的律师:西装革履,面带格式化的微笑和身上掩不住的从骨子里发散的精明奸滑气。

  律师身边跟着个身形高大,却神态畏缩的中年男人,一身正装,不太热的天,汗却愣是把领子都打湿了。

  周巡去看他们在另一个办公室录口供:畏缩男人说两句就要看一眼律师,再擦一把汗。眼神闪躲,内容却流畅得像背下来的一样:他是被告的司机,案发那段时间,他一直跟被告一起吃饭,被告的车借给了朋友,他俩是走回家的。他是被告的不在场证人。

  他还提到,最近有个女高中生总缠着他们老板,又让他买花又让他买礼物,还要开着车去校门口接人。他俩吃完饭他就回家了,要不是律师找他,他都不知道他朋友被卷到这种事里了……

  这时他学姐也被那小阿飘连拉带拽地扯到周巡所在的办公室外间,从学姐那周巡听到了另一版本:这恶棍仗着自己有钱,总开着豪车去学校门口堵被害人,令被害人在学校被传得很不堪。案发那天,那女孩子要做值日,结果等离校的时候天就晚了,被那恶棍偷偷跟踪,得了手。

  周巡听得冒火,学姐却并没有停下来,她从最近的这起案子开始往前数了小二十年,总共十多个受害的女孩子的姓名和受害时间。

周巡就跟着念这些名字,刚开始时,那嫌疑人的眼神慌了一瞬间,但转眼就又镇定下来,一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直到周巡念出红衣学姐的名字,那强奸犯仍一副厚颜无耻的表情看着周巡。

  红衣学姐在被念出名字的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下一秒就夺门而出,满脸血泪让刚还没适应死后世界的小初中生,完全不敢拦她。

  周巡看着强作镇定的嫌犯,耳边响起律师“血口喷人”的指控,脑海里闪过红衣学姐绝望到泣血的脸孔……周巡觉得自己特别失败,连不算底牌的底牌都亮得一干二净,挫败的耻辱感让他夺门而出。

  这时碰巧看到刘长永送被害人父母从笔录室出来。被害人的父亲脸红眼红,唯有起皮的嘴唇灰白得毫无血色,不停的颤抖。又怕刺激到已经泣不成声的妻子,死死地咬着后槽牙。

  拘留室外的走廊突然静下来,或怜悯或同情的目光看得被害人父母的脸更白了三分。而被害人的父亲只能抖着嘴唇无助地搂紧自己的妻子。

  刘长永还在被害人家属身后念叨着什么“就当是吃一堑长一智,要多开导您女儿”之类的车轱辘屁话。没有任何实质性安慰的官腔,干巴巴得连他自己都快说不下去,最后只剩下尴尬地握手道别。

   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愤怒突如其来,烧净了周巡的最后一丝理智,好像有个声音在他耳边说:这身衣服,既然穿着不能伸张正义,那么脱了也罢。等他再回过神来,他自己被同事们按在地上,假证人,律师,第一个过来拦他的警员,包括被锁在椅子上的嫌疑人,都瘫了一地,不停地哼唧。

   周巡找回了理智,但并不想听刘长永说话,于是只甩开了同事的压制,把衣服和帽子往地上一扔,便扬长而去。

啊啊啊啊!好嗨森!

左右巍澜:

沈巍一路把他推进了卫生间,回手把门从里面锁住,昏暗灯光下死死地盯着他,低声问:“方才那个,是不是阴兵斩。”
赵云澜:“嗯。”
沈巍:“是你?”
赵云澜坦然点头:“啊,对啊。”
沈巍听到这,二话没说,抬起巴掌就扇了过去。……不过这巴掌来得气势汹汹,却到底没舍得落赵云澜脸上,只靠近他一只耳朵地方,堪堪地停了半空中。
赵云澜愣了一下,茫然地问:“沈巍?”
“别叫我!”沈巍让他气得脸色发白,停半空中手有点颤抖,好一会,才咬着牙说,“‘天地人神皆可杀’,令主可真是好大本事、还狂口气,你……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赵云澜极少见到沈巍动怒,何况是这么个气坏了模样,赵云澜立刻心疼,赶紧攥住他冰凉手:“是是,我错了,你愿意打我就打我,别生气别生气。”
沈巍一把甩开他:“谁和你嬉皮笑脸,你知不知道阴兵聚魂之术是绝对禁止邪术?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叫邪术?三界还装得下你么?你这么无法无天,是不是要捅出天大篓子来才算!你、你……”
他话音陡然止住,过了不知多久,才微微有些颤抖地问:“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
赵云澜一把伸手抱住他,轻轻地吻着他头发:“我错了宝贝,对不起。”

絮叨一下剧版镇魂

最爱的皮大小说有了一部同人剧,可惜除了俩明知是腐却又遮遮掩掩地提什么兄弟情的男主角还算演技在线,互动挺萌以外,其他的配角是来闹着玩儿的吗?

地星人海星人能量体亚兽族……宁可用新词生编硬造,也不肯用人间,黄泉和生魂,妖精这种一看就知道是啥的词来编剧?

再说布景,白色带双侧螺旋式楼梯的房子,还有空况的办公室——赵处,你不给大庆找一在树上离带蛋鸟窝很近的大猫房,也没有一个带花园的小楼当办公室也就算了,为啥办公室从楼下看着像《白夜追凶》里崔虎的窝,从内部看着那么像《新神探联盟》里德城的DBI办公室呢?我的次元壁碎得都拼不到一起了!

另外……斩魂使大人很美很强大,我们赵处也是姐夫遍天下,嘴贱又能打的好吗?!体贴细心情商高的人设在剧里竟然只剩下了痞……

回去刷小说了……

请求

求恢复原版!
可以有最新最热,但能不能把罗列页面变回小方块?强迫症看改版后的页面好难过

糊不英俊:

_(´ཀ`」 ∠)_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子不语4

所有警告如前文

另外再加三遍OOC.OOC.OOC

    周巡在关宏峰的表彰大会那天恢复上岗,老刘进了无数谗言,无奈顾队坚持要给周巡一个机会,因为关宏峰在表彰会上发言的时候曾明确地表示,是因为一位同事的启发与协助,才让他们有时间来查到更多线索和证据。

    周巡听到自己组的一个东北大哥以一口大碴子音向他报喜: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儿……你这回处分可躲过去了。

    刚送走哭哭啼啼小阿飘的周巡内心简直是羊驼的乐园——万驼奔腾:谁是家雀儿了?你才瞎呢!再哔哔我把你打瞎!!!正好一肚子火儿没处撒呢!

    那个叫啥来着?关宏峰,是吧,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主儿,擦,我就是给你们指明了罪犯!别弄得还像送我个人情似的,哥们儿用不着!犯的错,哥们儿认!

    于是在都以为他会顺坡下驴接下关宏峰人情,免过记过处分的周巡,在周围同事一脸“不识好歹”的目光下坦然迎接了这个老刘期盼已久的通报批评处分。

    后来见识到关宏峰见微知著的本事以后,周巡终于在某天下定决心找到关宏峰办公室:关老师……想问你个事儿……。

    关宏峰从桌前厚厚的结案报告中抬起头:公事?私事?

    周巡:说不好……就我刚入职那会儿那个处分……

    关宏峰:不生气,不在意,你活该。

    周巡:……

    关宏峰:你没有搜查令就闯人家里,还把人打伤了,那案子是及时破了,要真因为这个打草惊蛇,让人溜了,你以为光一个通报批评就完了?真罚下来,你立马脱衣服走人也是有可能的。我当时就是觉得你那么快能找到嫌疑人,本身就是用了心的,不应该因为流程不熟练就一点儿机会不给,直接判罚。

    周巡:所以您那时候是真看出来了……

    关宏峰:那也架不住有人非往枪口上撞。

    周巡觉得自己心在滴血:唉,都怪我瞎……

    关宏峰敲敲卷宗:别在那儿戳着,过来帮忙!

    周巡:哎,来了。

    周巡很聪明,除去最开始有点儿受不了不一定从哪儿冒出来的血淋淋的阿飘外,他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工作。并能做到一边听队长吩咐跑来跑去,一边听阿飘在法医和刑侦人员初步分析案情时的吐糟来修正侦破方向。

    大部分的阿飘们诉求很简单:抓住凶手,使之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总有那么句“贪心不足蛇吞象”的老话等在前面。总会有某只飘,在知道周巡能听到自己说话后,觉得自己活时积德,所以死后鬼生有望,恨不得挂他身上把自己的财产要怎么分配,银行帐号多少,还哪儿有私房钱啥的这种事情一起告诉周巡,并表示周巡不帮忙传达,就别想知道案子细节。

    这种事还好说,周巡只要趁着检查物证的时候,往阿飘生前的手机备忘录里添上几个字,活儿也就算结了。

    但有时候,阿飘对自己的生前生活眷恋太重,死活不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总要周巡帮飘看好自己的房子,票子和妻子。周巡:我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每当遇到这种飘,周巡的小暴脾气就控制不住。要是再赶上这阶段犯事儿的混子有点儿装叉儿,那就给了周巡充分的发挥空间——谁叫他打不到阿飘,那就能打着谁算谁。

    队里老大哥刚开始还苦口婆心地劝:你说你破案率也不低,不动手就不会办案了是么?

    后来这老大哥在某次行动中被刺中了肺,虽然经过抢救救回来了,却也只能被调离外勤岗位。周巡去看他,刚出ICU,脸白得跟金纸似的他强撑着笑脸跟周巡说了句:挨扎的时候……就想……我身手……要有你那么好就好了……

    周巡从此更是万分信奉先下手为强。案子不是每次都顺利,再加上周巡经常发作的小暴力,让刘长永觉得他有屈打成招的嫌疑,所以特别不待见他。周巡越擅长以暴制暴,刘长永越怕出事,俩人防来防去算是彻底杠上了——刘长永只要看到犯人脸上有伤痕,就直接喊周巡,接下来就是通报批评,扣工资,扣绩效的一条龙操作,连问都不带问的。虽然周巡对熟人作案的凶杀犯罪破获率又高又快,但就是跑不了十次结案八次上榜的命。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破罐子破摔,周巡也就用了不到三个月。

子不语3

群里的坑王坑后们说孩子已经这么大了,让我自己拉拔……
那就打上几条预警好了:

1.重度OOC
2.写了西皮,但到最后恐怕最多就是擦边球式的暗示
3.这就是一个三无的脑洞
4.重度OOC(无限循环)
……

还在?
我敬你是勇士,来吧!

子不语3
在啪啪啪还没有被引出更多意义的年代,老刘在顾队长屋里把桌子拍得啪啪震天响:他是如何顶着其他人异样的眼光,忍辱负重把自己队里的熊孩子从兄弟单位领回来的过程已经像响彻了支队大楼,并且因为他的反复强调,人工地让这个悲伤的故事在楼内产生回荡效果。
周巡在同一天竟能达成双杀老刘怒点,让队里其他新老队员不约而同地啧啧称奇。
被停职反省的周巡咬着烟卷,假装不在乎地一甩头,心里暗骂这群人没见识,要是直说了,就是顾队被邢局拍桌子了,他老刘还能在这儿横……

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在遇到他家老关前,他差不多隔三差五就能以不同姿势帮同事们涨见识。而直到他成了队长,也仍然保持着津港区的大杀器记录——真·四杀成就。

在周巡缠住嫌疑犯的时间里,关宏峰他们组从受害者的人际关系网中排查出了几个犯罪嫌疑人,算是让案子有了重大突破。赶回局里汇报时,正好赶上刘长永还在跟顾队拍桌子,队长办公室外第三遍回响故事经过。
在其他人都把这事儿当段子传,同情那个被周巡一顿暴揍的倒霉蛋的时候。只有关宏峰注意到这个倒霉蛋的名字也曾出现在受害者的人际关系排查名单上。
大关的脑子里突然刮起了头脑风暴:“站在尸体面前还跟瞎了似的问在哪儿”,刘长永的怒吼,“我就去了趟物证中心,他就能给我跑隔壁辖区惹事儿”“还知道要脸,一个半小时能一句话不说,这么知道要脸他咋不把口袋里的证件给撕了,让人翻出来就不丢脸啦?”“为私仇就能去寻衅滋事,这种暴力份子就不该留在我们队……”延着脑子里加载完成的津港的地图,案发现场,三条街外倒霉蛋的家,周巡回到队里的时间……各种线索都指出了周巡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一位嫌疑人。关宏峰摸了摸下巴,无声地评论了一句:“有意思”。
晚上开会时,各组组长把排查结果汇报完之后,轮到大伙儿各自发表意见的时候,关宏峰就提议先从这个叫许信行的嫌疑人查起:他和死者存在巨额财务方面的纠纷,属于有重大嫌疑,再加上支队正好可以利用周巡和他的不愉快,在不惊动其他嫌疑人的情况下,向他提出问讯要求。
顾队沉吟了一下,点头同意了。手续下得 很快,从申请搜查令到找到证据下令批捕,也就跟周巡“进宫”隔了一晚上而已。

不知道要说什么,就是心疼

想睡:

HELLNOX:

说起来这个小漫画也是很久之前就在微博上发过了。给我们红豆发了。
当时磨磨唧唧的画了好久啊……
我只记得我第一次用红色马克笔用的那么难过。
破掉黑暗吧。

一切会越来越好。
越来越好的。
我太喜欢潘老师了。
我太喜欢这个世界了。
我太爱你们了。

脑洞继续求领养

子不语2

当年刚毕业还没遇到关老师,更不懂按兵不动是啥的小菜鸟周巡,懵逼状态持续了不到1.5秒,便意识到自己离梦想又进了一步。

兴奋地冲着死相不佳的阿飘嚎了一声“在哪儿呢?”

吓了旁边带队问初步痕检尸检结果的刘长永一跳,回头正好看到让他们队主任法医把脸皮交给母校才挖来的美女法医高亚楠,正瞪着大眼睛,嘴唇颤抖地看着对面新来的小警员。

这边护犊子心切的主任法医把初步尸检的夹子反手拍刘长永身上就往事发地走,愤怒到颤抖的样子让人担心帕金森已经找上了这个五十刚出头的中年男人。

后来周巡面对高亚楠人送外号“怼不败”的彪悍战绩,曾忍不住跟他家老关吐槽:你那弟妹可是扮猪吃老虎的,当年轻松装了把柔弱,就让老徐跟刘长永男双配合骂了我二十分钟没重样……

大关用实际行动向周巡表示了自己的心疼,但暗地还是有点儿想笑——这故事他二十年前还听过一个关宏宇转述版本的:

亚楠说,你们那儿这回分来了个愣头青?都TM站在尸体前面了还跟瞎了似的一个劲儿问亚楠“在哪儿呢”,亚楠说当时脑子里的骂人话都堵到嗓子眼儿了,就是可惜还没等挑出来杀伤力最大的那句就被她师父和你们队老刘截胡了。有个本科证是好哈,哪怕是傻哔都能进来……

二十分钟后,被领导训得生无可恋的周巡,趁着没人注意,钻进了他瞄了半天才选好的僻阴胡同里。好像进化出清理技能的阿飘清爽地出现,眼中盛着的同情和嘲讽按比例大约1:1,昂首带着周巡走街串巷地跑了三条街后,站在一户人家门前。周巡脑子一热,上去一脚就破门而入,在人家媳妇儿的尖叫声中一把就扭住了阿飘指认的凶手。然后在津港人民群众的热心帮助下,他因为私闯民宅被派出所请去喝茶。冷静下来的周巡打死没敢承认自己一时脑抽,压根没想到搜查证的事。咬牙坐在派出所,不说话,不喝水,就是差点儿把十个手指全咬秃。

脑洞当开直须开

此脑洞求领养

子不语
周巡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阿飘。
阿飘们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以致于周巡直到上高中的时候才意识到那个曾冲他挑眉微笑,电得他像白痴一样笑了两天的美女是十几年前风华正茂时遭混混非礼,愤而自杀的学姐……
当时周巡的心理活动只有一句话:静静是谁,我想她。
回顾一下从小到大神奇般遇到的各色人等,周巡对他爸深情地说了句,能把我这种孩子培养长大,您果然上辈子积了大德了……可惜难得的感性被他爹暴怒的鞋底抽碎得渣都不剩。
周巡觉得自己大概能像包公那样日审阳,夜审阴,无奈司法圈儿的招生牌子看下来,发现学渣如自己,大概只能努努力上个高职。可能真如他所说,他爹上辈子替他积了大德,他入校当年,正好赶上学校升本科,于是在专科高职都稀少的年代,周巡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本科生。毕业那年,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了津港的刑警队。美中不足的是,惩恶扬善的美梦还没呼出第一个鼻涕泡儿,就被犯罪现场遇到的与之前印象中截然不同的阿飘们叫醒了——真·惊声尖叫——“凶手就是XXX!”

很多年后,关宏峰帮他分析:大概你小时候看到的还是自然死亡的人比较多……
周巡:我那学……姨怎么说?她也是横死的。看到大关面色微变,周巡装做打哈欠,顺便把阿飘的辈份往上抬了抬……
关宏峰点头,表示了自己对某人识趣的认可:虽然你小时候偶尔也会遇到横死之人,但基本都已经在人间飘荡很久,怨念厉气啥的经过多年,也消得差不多了。
周巡惊奇: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大关面无表情:不,我胡说八道的,就想看看你智商的底限在哪
周巡笑得有点儿危险:在哪儿呢?
察觉到危险的大关慢慢向卧室靠近:在陷空山。
周巡狞笑着把他家老关扑进门:嗯,唐长老当初就是这么掉到无底洞的。